• 【版画界】版画概念的新定义:第二届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研讨会的成果
  • 作者:ID&A 艺术藏 来源:ID&A 中央美院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 浏览次数:794次 更新时间:2019-01-18 08:48:02
  • 关键词:ID&A 中央美院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研讨会 版画概念的新定义
  • ?

    2018年“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大展第二回”于景德镇陶溪川美术馆开幕,联盟由中央美术学院、景德镇陶文旅集团、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办。

    为期两天的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展览研讨会召开。此次研讨会由主题演讲与议题讨论两部分组成。迈克尔·坎普森(Michael kempson)、艾丽西亚·坎迪亚(Alicia Candiai Argentina)、彼得·博斯蒂尔(Peter Bosteels)、迪米迟耶·佩西(Dimitrije Pecic)、约瑟夫·舍尔(Joseph Scheer)等16位嘉宾分别进行主题演讲,讲述了澳大利亚、阿根廷、法国、比利时、美国、塞尔维亚等不同国家的版画发展现状,涵盖版画创作、版画展览、版画工作坊以及版画教学等多个方面。研讨会由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学报《美术研究》主编殷双喜主持。


    大会通过决议:

    一、数码版画可被常规展览纳入;

    二、独幅版画是版画;

    三、基于原作进行再创作也被界定为原创版画;

    四、摄影版画作品可被纳入版画展览。


    本次联盟大展精选了来自国内外的223件作品,涵盖了来自澳大利亚、爱尔兰、阿根廷、保加利亚、波兰、比利时、俄罗斯、韩国、加拿大、美国、南非、尼加拉瓜、日本、塞尔维亚、西班牙、印度、以色列、意大利、法国、英国、苏格兰、巴西、智利、墨西哥、波多黎各、瑞典、中国等27个国家和地区的120位艺术家。相较首届联盟大展,本次大展在呈现“全貌”的基础上,更加聚焦在版画概念的探讨、确认,以及基于不同文化土壤的理解方式上。展览试图在呈现国际版画研究与创作情况变化的同时,对各国基于传统的坚守和当代精神的注入等经验进行对话和交流,对最新的版画创作现象和学术思想进行研究探讨。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是一个国际间版画事业同行进行知识共享、实践互助和学术交流的专业组织平台。2016年,由中央美术学院发起的“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在北京正式成立其主要职责为:

    1、介绍各国版画发展理念及历史经验。

    2.解决版画在各国社会接受中遇到的问题。

    3.研究并发掘版画在全球当代文化语境下的不可替代性。

    4.为版画的概念、形制和流通体系提供学术定位,制定相应的基础框架。

    此次展览选择在中国江西景德镇举办,不是简单的地域迁移,而是版画文化身份的宏观考量所决定的,景德镇是世界古老的陶瓷之都,也是蜚声国际的当代陶瓷艺术研创中心。版画与陶瓷艺术一样,都面临传统与当代如何转型的问题,也就是如何确认其文化身份以便梳理与时代精神的关系问题。



    860ef4ad3e4140a080814ca2542f9d0f.webp.jpg


    议题讨论环节嘉宾发言


    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迈克尔?坎普森(Michael kempson)从自己与澳大利亚土着艺术家合作创作版画的经历入手,讲述了澳大利亚土着艺术家在当代艺术领域所做出的努力,他表示自己作为版画家从他们的艺术中学到很多。

    阿根廷着名艺术家艾丽西亚?坎迪亚(Alicia Candiai Argentina)谈到后数字时代对版画领域造成的问题,她认为后数字的审美其实是人与数字技术融合产生的进入式体验的结果,她期待看到版画家们克服数字版画的平板性去寻找一种新的可能。

    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版画系主任彼得?博斯蒂尔(Peter Bosteels)谈到从事版画创作遇到的两大问题,其一是现在的版画家承载着画、刻、印这三种不同的个性,但是要在三者中寻找平衡点很难;其二是作品创造出来之后如何在展览中呈现,他也谈及自己的理解和解决方案。

    天津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郭鉴文从自己在从事丝网版画创作与教学上的体会与收获出发,谈了自己对版画复数性的思考。

    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学院的副教授迪米迟耶?佩西(Dimitrije Pecic)主要介绍了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版画和视频研究中心自1991年成立以来,在推广和进行版画教育所做出的努力。

    美国阿尔弗来德大学版画系教授约瑟夫?舍尔(Joseph Scheer)对中国的宣纸非常感兴趣,他曾前往安徽参观不同版画工作室和宣纸制造厂了解制作流程,他主要为我们讲述了在版画中使用不同纸张所产生的不同效果。

    德里国家美术学院教师德芙拉什?达口季(Devraj Dakoji)分享了自己在纽约与印度艺术家胡赛因两次合作创作版画的经历。

    比利时英格丽德(Ingrid Ledent)回忆20世纪80年代自己在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教课时,石版印刷时并不受欢迎,而现在很多艺术家希望重新学习传统版画制作工艺。她认为,尝试不同的技术将不断地推动石版印刷的革新,确保石版印刷有美好的未来。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张敏杰提出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运用的数字版画和利用新媒体技术,使我们传统版画的技术语言有了更多的色彩,但是当下又有多少人能创作出丢勒时代的精彩版画呢?

    波兰克里斯托弗?托马斯基(krzysztof Tomalski)重点分享和介绍了克拉科夫国际版画三年展。

    苏格兰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版画系主任Mick McGraw主要展示了历年来学生以及自己本人运用不同媒介创作的版画作品。

    尼加拉瓜艺术家帕特里夏?维拉洛博斯(Patricia Villalobos)认为版画可以帮助我们梳理记忆,她集中展示了中美艺术家与记忆相关的版画作品,以及她的个人创作。

    多米尼克?索伯恩(Dominic Thorburn)将南非版画发展的历史与时代的发展相联系。他认为,南非版画的创作不仅仅只是艺术上的表达,同时也是反映当代时代问题的媒介和工具。

    波多黎各艺术家Mayda Collazo-Llorens分享了波多黎各短暂却发展强势的版画历史。

    加拿大的马克?博维(Mark Bovey)对自己所在工作室培养的版画艺术家及其创作主题进行了介绍。

    西班牙艺术家大卫?阿特构伊(DAVID ARTEAGOITIA GARCÍA)着重谈到了西班牙第五届国际版画展的情况,他希望有更多的平台给予版画艺术家曝光率及推广他们的作品。

    ?



    现场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国内外版画的标准是以1960年在国际造型美术学会会议上对“怎样才能称为版画原作作品”的议案所作的三项规定为标准,伴随着新技术、新材料、新科技的出现,版画家创作实践的边缘不断延伸,对于版画界定的标准也提出了许多亟待回应的问题。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王华祥说:“我们需要权威的国际平台来取得共识,这些问题是要混沌地存在于过去,还是往前推进?”在“刻”与“印”,“间接性”与“复数性”等传统版画定义的既定特征之外,当代语境下版画的界定是否拥有更大的空间?

    由此,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王华祥对此次研讨会议题与表决原则提出倡议,经过协商,会议议题围绕“数码版画是否可以纳入常规展览的行列、独幅版画的界定、基于原作再创作是否也被界定为原创版画、摄影版画作品是否纳入版画展览”四个议题进行自由讨论,公开讨论的结果以举手表决的方式生成,票数超过半数则通过。这是关于版画定义的一次世界性定义标准的商榷。

    与会的二十余位嘉宾先后围绕议题阐述各自观点,从自身的创作体验或各自文化身份所承载的历史经验中,提取论点进行阐述。






    展览现场

    针对“数码版画”与“独幅版画”的问题,保罗?劳迪萨(Paolo Laudisa)提出16世纪便已出现独幅版画,而90年代罗马美术学院便在教学中开设了数码版画的课程;法国的奥德?德?凯洛斯(Aude De Kerros)认为“技术始终是艺术的工具”;约瑟夫?舍尔(Joseph Scheer)从事数码版画的创作与教学30年之久,他提出最新的技术一直是版画创作基因的一部分,而关于数码版画的争议也已存在于他教学的三十年之中;斯蒂芬?劳勒(Stephen Lawlor)认为“如果不拥抱技术,就会被淘汰”,他指出收藏家之所以对数码版画的收藏心存疑虑是由于创作者没有直接与素材接触;王春犁认为“版画是一种思考方式”,应将版画的问题置于历史之中去思考。

    多米尼克?索伯恩(Dominic Thorburn)认为,版画的定义就在于它是不断变化的,最早提出版画作为一种艺术门类就已受到质疑,我们应该是做版画的一个革新者,而不是做一个守门人;大卫?阿特柯伊(David Arteagoitia Garcfa)认为不应该聚焦于所使用的技术,更多的应该是创作的理念和概念。在版画创作过程当中可能会涉及到各种不同的概念,“就像摄影的创作,它也是使用数字媒介的,我认为它也可以被认为是版画的一种。我们有责任打破很多的桎梏,不要给自身版画创作设置限制,设置限制的同时也在阻碍很多创作灵感的展现。澳大利亚的迈克尔?坎普森(Michael Kempson)则认为不同国家的文化背景或许使得以上议题产生不同的观点,因此需要一个共同的语境,他提到他所走访的艺术院校都以积极的态度接纳新的技术、新的材料。艾丽西亚?坎迪亚尼(Alicia Candiai Argentina)认为版画相当于足球场上的“全能选手”,版画一直都是在某一种技艺、技巧发明之后就会采纳它,这是历史所印证的,所以我们现在也不能忽略数字媒介技术的发展,不可能把版画与技术分离开来。从版画的定义角度,她提出版画的制作共有三个流程,前两个流程现在可以用数字打印机这个媒介取代,第三是选择的媒介,有很多的可能性,只要遵照这三步流程就是版画,与中文中的画、刻、印三个字意义相同”。

    ?



    展览现场

    马克?博维(Mark Bovey)提出19世纪中期摄影产生的时候,作为一种新媒介也与版画产生过关联,而现在摄影又与版画产生了新的关系,我们可以尝试探讨定义与区别,但作品本身的力量才是根本的;杨宏伟从中西方语言角度进一步解释了这一问题在中国产生的原因,并提到希望通过讨论结果将摄影、数码版画带入教学之中,将二者包容进来。


    关于数码版的原创和商业性:

    王华祥将议题引入最后一项,他说道:“利用丝网、数码、摄影喷绘的技术大量复制原作并卖得高价,在国内是极具争议的一种现象,引发关于复制版画是不是原创版画的讨论。”他提出自身观点,认为这样的画与历史上的复制版画并无差异,主张它仍然是版画,只是要界定它属于商业的版画。帕特里夏?维拉洛博斯(Patricia Villalobos)、那依达?科利亚索(Nayda Collazo)等一致认为,界定基于原作再创作的版画作品是否是原创版画取决于其创作的目的,出于商业目的复制版画不是原创版画。”


    e77cfbd18db64326977716f1a9ed04fa.webp.jpg



    249eb5fafcc64cf79b5730363162088b.webp.jpg


    249eb5fafcc64cf79b5730363162088b.webp.jpg


    fbb937f5ca534c8e84664c6df0d5f160.webp.jpg




    研讨会现场嘉宾在最终决议上签名


    经过三小时的公开讨论,最终举手表决全票通过此次讨论议题,联盟成员就以下四点达成共识:

    一、数码版画可被常规展览纳入;

    二、独幅版画是版画;

    三、基于原作进行再创作也被界定为原创版画;

    四、摄影版画作品可被纳入版画展览。


    决议对此结果进行签名,这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讨论版画定义标准后的第二次世界性大会,如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王华祥所说:“我们今天讨论的决议是一个里程碑。从过去的复制版画,到后来由版画工匠所刻制生产的版画,变成艺术家创作的手段,始终存在着那么多的争论和歧异,的确,这是一个老的、对版画家而言早就不是问题的问题,但实际上它从来没有消失过。从今天开始,版画各种版种可以参加重要的版画展览,仿佛是各种民族、各种肤色可以堂堂正正的进入美术馆、画廊,可以平等的参与评奖,也可以进入流通、被销售、被收藏。”







    编丨艺讯网

    图丨主办方提供

    ?

    ID&A 艺术展览 国际大赛 艺术游学  艺术收藏 第41届美国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参展须知  收藏家协会

    ?

  • 分享


  • 设计师新闻
  • 最新加入成员